埋在树根下的头颅

既然埋葬了我
就不要让我醒来

果然我是个易怒且不成熟的傻逼


“下雪了,青草发芽了。”

“下雨了,阳光真温暖。”

“我闻见了花盛开的味道了,春天离开了。”

“全都随风飘走吧,就像风筝系了线一样。”

“我在难过,因为你爱着我。”


“你说得对。”

“哭泣无法解决问题,但是不哭就一定能解决问题吗。”

“我们始终在原地画圈圈。”

“你后悔吗。”

“太阳落下了。”

“不要难过了,睡吧。”

“好的,早安。”

“午安。”

“……”

我以为我已经是个冷血冷情的人了,没想到其实我还是有在意,回忆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眼红,但我不想让自己哭,我宁愿自己不会再被影响,我宁愿自己当个没有感情的人,也好过再受伤一次。

一次又一次地卷入灾难中,这是上天注定的吗。

我不想当个爱哭泣的人,我居然希望自己有一颗石头般坚硬的心,不会再被爱的人影响,悠悠闲闲,冷冷清清地度过我孤独的一生。


《呐喊》

她独自走在路上
她听到了脚步声
她回过了头
她倒在了地上
她渗入了泥土
她从此无声无息

《梦》

电灯泡碎了

撒了一地的星光

天上没有月亮

一抬眼,便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海,在天空中哗哗作响。

浪花卷起那个小小的海螺,将它托在手中,海螺在云上吟唱着属于人鱼的歌。

天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

只有一望无际的深蓝,泛着微微金光的绵软沙滩。

贝壳轻轻敲打着她的梦乡。

风柔软地拂过她的脸庞,连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在微笑。

天上没有月亮,浅浅的云笼罩了她的梦。

睡梦中的她流下的眼泪,变成了一颗颗透明的小石头,映照了她孤独的一生。

我活的还真不容易,每天都要否定一遍自己,你不行,你办不到,你做不好,真累。

其实很多时候,美好的画面都是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我没办法用笔去表达,不论是写作还是绘画。纵使我不愿承认,这最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我没有达到那种,能让自己随心所欲的程度,知识面不够广,熟练度不够多,理解的不够,明白的不够,所以我什么都完不成,久而久之,一拿起笔,我就知道,我完了,我表现不出来。事实也的确如此,一团乱。于是我害怕动笔,我害怕,我恐惧,但我又留有希望,不敢动笔,于是我什么都不行,我动了笔,还是什么都不行,反反复复,我终于明白,或许我真的是个没有天赋的人

还是在害怕未来
害怕即将到来的日期
不知有什么在前方等着我
火车会载着我驶向何方
窗外的景物在飞快地掠过
五彩斑斓的颜色模糊成一团
就像乱七八糟的调色盘
我的眼球随着它们的移动而转动
无焦点
理想似乎趁机而至
我却明白
那只是吊在我面前的一根胡萝卜
诱人
却使人落空
沉没吧
到大海中去
像被击落的飞机
身后拖着长长且绝望的一条白线
终究只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