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树根下的头颅

既然埋葬了我
就不要让我醒来

每次我随身带了个小本子记灵感,那么我就不会有获得灵感的时候,而反过来,我要是哪天小本子没有带,我就一定会获得灵感然后过一会儿就会忘,要被自己气死……


做了个梦,梦到沈巍提着一盏灯和特别调查处众人围在一起(除赵云澜外),说:“大家先各自把自家店先关了,我们来清点一下我们数学产业赚了多少钱。”噗蜜汁好笑,我梦里的数学产业就是卖数学试卷什么的。

然后重点来了,他低头轻声询问他手里的那盏灯:“赵云澜。”接着说了几句我没听清的话。

好了,这么沙雕的梦我居然还虐了自己。

困倦 死亡了 折磨 反反复复 萌芽的生长 滴滴答答


真的好羡慕好羡慕他们呀


一刀又一刀,痛不痛,痛。

一句又一句,尖不尖,尖。

一日又一日,苦不苦,苦。

还活得下去吗,我问自己。


我没有过去

也没有未来

我像一朵即将消散的云

缀在清蓝的海面上


匆匆

时光匆匆

匆匆时光

想念一发不可收


弹力球

落下又弹起

是他的反抗

他不会屈服

他怒吼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

反抗的力度越来越小

是生活的重压

他终究在时间中磨去血性


一旦生出了一个念头

就再也停不下来

就像驾驶着没有刹车的汽车

一路奔向深渊

谁也救不了


去江西婺源写生的时候拍的,空气很好风景也很好。
景区里的大橘真的很好撸,也很话唠,就是过了一会儿它就溜了……
垃圾手机垃圾摄影技术
没有加过滤镜,是手机的问题